365体育投注平台电话_体育彩票app365_365bet体育备用
365体育投注平台电话
图片展示

我所成功辩护一起重大劳动事故安全事故罪

发表时间:2018-09-18 16:22:10

作 者:陈兴国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328

    2013年1月3日,甘肃省张掖市肃南县金源煤矿发生一起较大透水事故,该起事故造成4人死亡、5人受伤。事故发生后该煤矿相关人员被依法采取了强制措施。肃南县检察院对该煤矿相关责任人李某、梁某、武某、陆某、刘某,以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提起公诉。李某为金源煤矿法定代表人兼矿长为第一被告,梁某为金源煤矿总经理为第二被告,武某为金源煤矿副矿长为第三被告,陆某为江苏隆德公司项目经理为第四被告,刘某位江苏隆德矿业安全员为第五被告。
    李某、武某的家属以及梁某先后找到我所,要求我所
律师 为其辩护。我所接受委托后,发现该案社会影响大,涉及面广,牵扯人员多,该类型案件在当地属新型案无参照案例,于是将本案定为重大疑难复杂案件,针对该案召开了专门会议,对案件的定性、各被告人的责任大小等问题进行了专门讨论,认为1.就全案而言,应当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2.金源煤矿与江苏隆德公司之间形成合同关系,对于煤矿安全事故应当由江苏隆德公司的相关人员承担,金源煤矿不应承担责任;3.李某虽为该矿的法定代表人但并不负责井下工作;4.梁某虽为该矿总经理,但全案证据中无法证明梁某负责煤矿安全工作;最终形成了一致的辩护意见,认为李某、梁某、武某应当无罪。同时根据各被告人的不同情况安排 陈兴国律师 为李某辩护,杨万鹏律师为梁某辩护,牛月 律师 为武某辩护,要求各辩护人在庭前认真准备,形成书面辩护意见。
    各辩护人在庭前多次会见被告人,详细阅看了案卷材料,形成了书面的辩护意见,开庭时,各辩护人都以最好的精神状态参加了庭审,充分发表了辩护意见,被告人以及被告人家属对我所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给予了高度评价。
    该案经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3年8月公开宣判,判决武某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陆某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李某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梁某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刘某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判决后各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在我所回访时各被告人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服判,对我所
律师 表示感谢。
 
附各
律师 辩护词:

辩  护  词 

甘肃 陈兴国律师 事务 律师    陈兴国

审判长、审判员:
    受李某家属的委托,甘肃
陈兴国律师 事务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根据庭审查明的情况,辩护人认为本案是因为江苏隆德公司与肃南金源煤矿瞒报事故而引发,但矿难与瞒报不存在因果关系,金源煤矿工作人员不能因瞒报而获罪。江苏隆德明知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仍然组织施工,终致事故发生,应当承担责任。“1.03”事故是因“老巷积水渗入”而发生,不是因为劳动保障不符合国家标准而发生,全案罪名有误。对于安全责任问题,各级政府有明确的规定,江苏隆德公司与肃南金源煤矿之间有明确的约定,依据法律、文件规定、合同约定,责任的承担者应是江苏隆德公司相关负责人。金源煤矿工作人员在发现隐患时已提出书面建议,但施工方置之不理,金源煤矿没有责任;被告人李英在本起事故中有错,已承担了行政责任,但无罪,不存在追究 刑事 责任的问题。李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应宣告李英无罪。现理由如下:
    一、全案罪名不妥,应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定性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是指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重大责任事故罪是指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由于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或者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 两罪的共同点是法益相同,都是职工的生命安全;主观方面相同,都是过失。两罪的区别是:1、主体要件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劳动安全设施的提供者或使用者(包括企业),重大责任事故罪的主体是违反制度的职工或企业负责人。2、客观方面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发生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企业违反规章制度,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发生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企业违反制度、强令工人冒险作业。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重在客观--劳动保障设施低劣,重大责任事故罪重在主观--违章操作。
    本案究竟构成何罪?我们对比分析。首先从主体要件分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主体必须是与职工有劳动关系或管理关系的企业。在本案中死伤职工由承包方招聘,由承包方安排工作,由承包方发放工资,由承包方配发劳动设施,承包方江苏隆德公司与工人存在劳动关系。金源煤矿既不是用工主体,也不是劳动安全设施的提供者,显然主体不当。
    从客观方面分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要求是企业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经有关部门或单位职工提出后,仍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行为。劳动安全措施是用于保护劳动者人身安全的各种设施、设备,如防护网、隔离栏等,为了保护劳动者的人身安全,我国《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的劳动安全措施必须符合国家标准。如果按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追究责任,检察机关应当举出证据证明,在当时的生产设施中,应该具备怎样的安全设施?这些安全设施的国家标准是什么?例如国家要求职工要头戴矿灯,工人没有带;国家要求要戴安全帽,由于用人单位的原因未配发安全帽;国家要求要建防护网、隔离栏等,施工方未建设等。同时,根据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罪的构成要件,必须是因为上述安全设施不到位、不达标,才导致了矿难事故,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与发生矿难事故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例如,由于没有戴矿灯,职工深入泥淖致死,或者在矿石坠落时,安全帽符合国家标准的工人生命无忧,劣质安全帽被矿石击破,工人被砸死等。
    从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分析。《肃南县裕固族自治县金源煤矿“1.3”较大水害(瞒报)事故调查报告》确定,事故直接原因是“在采煤作业过程中,爆破落煤导致工作面煤壁接近前方积水老巷,工作面壁变薄后无法承受积水压力,老巷内积水溃出,将正在工作面作业的人员冲到、淹埋”。事故间接原因有7条:1.违反规定非法生产;2.现场管理不到位;3.探放水措施不落实;4.技术管理不规范;5.安全管理责任制不落实;6.安全教育培训不扎实;7.监管职责落实不力。无论是直接原因还是间接原因,这些原因都与责任心、主观能动性有关,没有一个原因与劳动安全设施有关。而该《调查报告》对事故性质、类别的结论是“经过调查取证、技术认定和综合分析,认定该起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显然事故的发生是施工方强令工人冒险作业的结果,与安全设施等客观因素没有任何关系。
    综上所述,全案符合重大责任事故罪的构成要件,以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定性确有不妥。
    二、发包方没有罪过,李英不构成犯罪
    对于矿山安全的直接责任者,相关的文件、合同都有明确规定,本案的相关证据也证明的一目了然。作为发包方而言,应当审查手续是否齐备、安全责任是否落实、监督落实是否到位。金源煤矿所有手续齐全,法律文件齐备,相关合同合法有效,发包方不存在违反《劳动法》的情形。
    1、依据《张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整合加强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施工与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张政办发【2012】20号)第四条规定“施工单位是整合技改矿井施工安全的直接责任人”。在金湾煤矿整合技改期间,施工单位是江苏隆德公司
    2、依据《张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整合加强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施工与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张政办发【2012】20号)第二条第一项规定,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必须具备十四项条件,才能开工进行矿井建设,其中第八个条件是“设计、施工和监理单位的资质是否合法有效;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签订有效合同的招标合同和建设施工阶段安全生产责任合同(协议),项目负责人和安全管理人员持有效证件”。根据该文件要求,2012年3月18日,肃南金源煤矿(甲方)与江苏隆德公司(乙方),签订了《生产经营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甲方负责矿井安全生产证照的办理,外部环境、社会关系的平衡协调、原煤的销售及生产设备的购置;乙方负责矿井井口以下的具体生产及安全管理。主要分工第2项约定,乙方负责甲方矿井的安全和生产;乙方必须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及行业标准,进行安全生产作业,用工有行业管理及甲方监督。否则,由此造成的罚款由乙方承担。第6项,乙方必须按要求配备合格的维护检修人员,负责安装与安全生产相关的所有设备等。第7项,乙方对矿井的安全生产、技术管理人员全权负责。第七条第3项规定,生产中若发生工伤事故,乙方应全力处理善后事宜。该合同主体合法、意思表示真实,且是按照市上文件要求签署的,显然是有效合同。该合同对安全责任有明确的约定,江苏隆德公司是技改施工期间的安全责任人。
  3、2012年5月15日,江苏隆德公司向张掖市安监局和肃南县安监局出具了《施工安全承诺书》,江苏隆德公司作为建设施工安全的主体责任者,第四条承诺“对重大隐患和重大危险源及时排查治理,隐患不排除或安全条件不具备的不施工。”第七条“强化生产过程管理的领导责任,实行领导班子成员现场带班制度,与工人同时下井,同时升井。”最终承诺:“不进行如何违法违规施工建设活动。如果违反上述承诺或未执行国家、省有关安全生产法律法规、标准和政策要求,导致安全事故发生,自愿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法律后果。”江苏隆德公司承诺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应当承担责任。
  4、 依据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肃南县煤炭资源整合有关问题批复》(甘国土资矿发【2009】135号),该矿系依法批准的矿井,作为发方包主体合法。
  5、技改项目已获批准,由具备资质的江苏隆德公司负责技术改建施工,施工的项目已获批准,不存在发包方违法发包的问题。
    6、2012年4月1日,金源煤矿(甲方)与江苏隆德公司(乙方)签订了为期570天的煤矿井巷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中对安全责任进行了明确的约定,该合同系合法有效,责任落实到位。
    7、2012年11月26日,依据《甘肃省停工停产煤矿恢复生产建设验收表》所载内容,有关部门从112个方面对肃南金源煤矿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检查,经检查,所涉内容全部合格,发包方不存在应进行验收而未验收的情况。
  8、《起诉意见书》有一段事实认定:“因前期勘验检查过种中,发现1001巷存在老巷积水现象,为确保施工安全,武新生、杜龙生多次向项目部路风瑞提出排水建议,并向项目部书面下《关于加强探放水工作的通知》,但煤矿乙方项目部始终未就此隐患作出处理。”发包方及时提出的合理建议,但煤矿乙方项目部始终未就此隐患作出处理。证明发包方责任落实到位,没有过错。
    9、2013年1月12日,路风瑞第一次询问笔录第4页记载“井下发生这次事故应该有我负责,我是项目部经理,也是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在事故发生期间,因这条巷道是一条老巷道,以前封闭着,没法检查。后来派人进去施工时考虑到这条老巷道上面是采矿区,里面可能有水,所以我们想在这条巷道做一条探水巷道,把采空区里面的水放掉,对下一步的安全生产解除隐患”。这段首先证明是在排除隐患的过程中,发生了透水事故;其次证明施工方是责任人,路风瑞是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
    10、2013年1月15日,路风瑞第四次询问笔录第3页记载:“安全生产具体由我负责,也是安全第一责任人。”
  11、2013年1月17日,唐典彩的第二次询问笔录第2页记载:“我认为金源煤矿透水事故是没有及时对工作面老巷道的积水进行排放造成的。当时我也知道老巷道内有积水,这个老巷道在图纸上都没有标注,之前施工的时候有人到这个老巷道查看过,发现里面有积水。当时没有对老巷道内的积水进行排放,主要是项目经理安排工作的时候存在问题,是他工作上的失误。”第3页记载:“事故发生之前,建设方给工程方下发过关于督促排水、探放水的通知,通知是杜龙生给项目部下发过。项目部排水、探水的决定权是有项目部经理路风瑞决定的。路风瑞安排过相关工作,但发生事故的积水是我们事先都知道存在的,但是没有安排去排水。发生事故的主要责任是在经理身上,已经知道那里有积水了,而没有安排去排水,造成事故的发生,我们也很心痛。”充分说明,建设方已下发了相关通知,而施工方仍然冒险施工,导致事故发生的事实,也引证了发包方没有责任的事实。
    12、2013年1月15日,杨玉文的第一次询问笔录,记载:“金源煤矿处于建设阶段,当时我在的时候,主要是进行巷道扩宽、加固工作。进行井下采煤都是有路风瑞决定的,他是老总,矿上的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其他的都是副总。”
充分证明,是否施工是承包方的意志,不是发包方的意志,进一步证明,发包方不是责任主体,也没有过错的事实。
    上列当事人的陈述已完全证明了案件的事实、事发的经过及责任的承担者,没有一份证据证明,发包方在发包过程和监督施工过程中存在过错。刑事案件没有连带责任,不能无限株连,发包方没有罪过就没有刑事责任。无罪过则无犯罪。李英虽是矿长,因没有犯罪的故意或过失,所以不存在承担
刑事 责任的问题。
    三、金源煤矿工作人员瞒报事故应承担行政责任
    本案因瞒报事故而引发。事故发生后,路风瑞提出“瞒报事故,以确保项目部资质不被取消,死伤人员善后由项目部负责处理”的意见,各方表示同意,并积极与4名死者家属达成325万元的赔付协议。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规定“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向本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瞒报事故是法律所不允许的,由于瞒报事故,给事后处理带来了被动。对瞒报行为,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应根据各方责任大小给予罚款等行政处罚,依据《调查报告》,已经追究了江苏隆德公司与肃南金源煤矿的行政责任。从罚款的金额来看,承包方江苏隆德公司的责任更重,发包方肃南金湾煤矿的行政责任相对较轻。
    法律是人类文明之花,人们相信法律,是因为自己的每一个行为,在法律上都能得到准确的定位和公正的评价。违背道德的,会受到舆论的遣责,不会担心受到法律的惩罚;违反法律的,会受法律的拘束,不会担心身陷囹圄;触犯刑法的,必然会受到公正审判,不会担心法律因人而异。《刑法》规定,因瞒报事故,延误治疗时机,致人死亡或造成重大损失的追究刑事责任。在两方决定瞒报时,工人已死亡,不存在因瞒报而失去最佳救治时间导致死亡的问题,因为瞒报行为与致人死亡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显然不能因为瞒报事故而追究相关人员瞒报事故罪的刑事责任。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不能因为无法追究瞒报事故罪的刑事责任了,再类比适用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或重大责任事故罪,所以《起诉书》对瞒报事故这一段的描述,与指控的罪名没有联系,不仅没有必要,也有违“罪刑法定”原则。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有错,已承担了行政责任,但没罪,不应承担
刑事 责任,应当宣告李英无罪!
    四、对被告人的排列有违法律逻辑(略)
 

辩  护  词 

甘肃 陈兴国律师 事务所  杨万鹏

审判长、审判员:
    甘肃
陈兴国律师 事务受梁某的委托指派本人担任其辩护人,庭审前我约见了被告人,阅看了卷宗,结合今天庭审查明的情况,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梁某不构成犯罪。
    一、梁合喜不符合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构成要件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是,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其它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责任的犯罪行为。本罪属于特殊的单位犯罪,实行单罚制,追究的是单位直接责任人。认定各被告人构成本罪首先应当查明各单位建设生产过程中提供的劳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导致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其次还应当查明各被告人是否属于责任单位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或其他直接责任人。
    1.劳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提供者是隆德公司。
    本罪是因单位的劳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认定责任主体首先要看劳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是由哪家单位提供、负责。本案中涉及到金源煤矿和江苏隆德矿业两个单位,作为劳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提供者只能是由一个单位提供或负责,也就是说本罪的直接责任人应当只有一家单位,公诉机关将金源煤矿和江苏隆德矿业都作为责任主体明显有误。
    本案当中究竟谁符合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责任主体?辩护人根据现有证据进行分析。 
    依据(张政办发【2012】20号)《张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整合加强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施工与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第四条第二项认真落实项目施工单位安全主体责任,施工单位是整合技改矿井施工安全的直接责任人,必须具备相应的资质和施工所需装备和技术管理人员,具备相应瓦斯等级、水文地址条件等灾害矿井施工经验和能力。…要严格按照煤矿建设技术规程规范编制施工作业规程,制定安全防范措施。该文件明确规定施工单位是整合技改矿井施工安全的直接责任人,必须具备相应的资质和施工所需装备。
    2012年3月18日,金源煤矿与江苏隆德公司签订了《生产经营合作协议》,《协议》约定:金源煤矿负责矿井安全生产证照的办理,外部环境、社会关系的平衡协调、原煤的销售及生产设备的购置;隆德矿业负责矿井井口以下的具体生产及安全管理,包括矿井的提升、排水、采、掘、机、运、通等设备的安装与维护;负责矿井的安全和生产。 金源煤矿与江苏隆德公司签订的《生产经营合作协议》主体合法、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从协议的内容当中可以看出,对于金源煤矿矿井改扩建工程的劳动安全生产设施和安全生产条件的提供者应当是德隆矿业公司。
    2012年5月1日江苏隆德矿业与金源煤矿签订《肃南县金源煤矿技改期间安全管理协议书》协议约定隆德矿业制定完善的安全生产管理机制、安全生产责任制和建设期间的各项规章制度、作业规程、操作规程和保证安全的各项措施。负责全队的安全工作。
    2012年5月15日,江苏隆德矿业向张掖市安监局和肃南县安监局出具了《施工安全承诺书》,江苏隆德公司作为建设施工安全的主体责任者,承诺“对重大隐患和重大危险源及时排查治理,隐患不排除或安全条件不具备的不施工。”为从业人员提供符合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的劳动防护用品,显然,江苏隆德矿业向有关部门做了承诺,提供符合标准的劳动安全生产设施和安全生产条件。
    金源煤矿《关于成立防治水领导小组的通知》和《关于开展防治水专项治理的通知》的内容证实,在矿井施工过程当中应当是有掘必探、先探后掘、先治后采的工作原则,而且成立了防治水领导小组,该小组工作人员全部为隆德公司人员。
    被告人路风瑞供述“井下发生这次事故应该有自己负责,自己是项目部经理,也是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证人唐典彩证明“我认为金源煤矿透水事故是没有及时对工作面老巷道的积水进行排放造成的。当时我也知道老巷道内有积水,这个老巷道在图纸上都有标注,之前施工的时候有人到这个老巷道查看过,发现里面有积水。当时没有对老巷道内的积水进行排放,主要是项目经理安排工作的时候存在问题,是他工作上的失误。”唐典彩的证词还证实事故发生之前,建设方给工程方下发过关于督促排水、探放水的通知,通知是杜龙生给项目部下发。项目部排水、探水的决定权是有项目部经理路风瑞决定的。路风瑞、唐典彩作为江苏隆德矿业负责人均认为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是施工单位,探水,工作是由施工方隆德矿业负责。
    “1.03”事故是因“老巷积水渗入”造成,造成透水的主要原因是探放、放水措施不到位。从政府下发的文件、合同的约定、以及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均证实在金源煤矿扩建工程中的劳动安全生产设施和安全生产条件是由隆德矿业提供,抽水、探水工作是由隆德公司负责,“1.03”事故的发生就是因隆德公司抽水、探水工作不到位未达到安全生产条件造成的事故,因此应当是隆德公司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承担责任。
    2.从主观心态来看,金源煤矿主要负责人不具备过失心态。
    根据相关刑法理论,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罪过形式仅限于过于过于自信的过失,即行为人已经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但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心理态度。金源煤矿是否具备这样的主观心态?
    武新生第四次供述“事故发生透水的地方我在2012年12月30日就怀疑可能有水,我就和施工方说了这个事情,让陆凤瑞尽快排水,12月31日陆凤瑞下井上来后给我说工作面离积水层有20米,他就没有安排处理。”
    杜龙生证词“透水事故的形成主要是项目部的管理部不到位,没有及排水和探水造成,而且事发之前,我还有矿上的武新生多次督促他们对1001进下进行探放水,但他们没有开展这些工作。我们还给他下发了书面的通知和工作计划, 安排他们进行探放水,他们也签了字,直到出事他们没开展这项工作。”
    《起诉书》也认定了金源煤矿发现1001工作层面有透水迹象,向陆凤瑞提出及时排的建议。

 在矿井扩建过程当中,对水害的排除工作是由隆德公司完成,金源煤矿的职责是监督履行,从以上这些证据中反映出金源煤矿发现问题后已经积极履行了监督职责,督促隆德公司经行探放水工作,表现出的态度是积极的防止危险发生,不具有轻信能够避免发生危险的这种心里状态。恰恰是隆德公司在金源煤矿多次下发探、排水通知的情形下工作不负责任,心存侥幸心理导致事故发生。
    通过以上分析,辩护人认为,造成“1.03”事故,金源煤矿无直接责任,对于金源煤矿的工作人员不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
    二、公诉机关认定梁合喜为103事故直接责任人不当
    本罪的责任人应当是单位中对排除事故隐患,防止事故发生负有职责义务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公诉机关指控梁和喜的主要依据是梁和喜是金源煤矿总经理,以此认定为梁和喜是事故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的认定缺乏事实依据,如果要认定梁合喜是直接责任人,就应当证明本案中金源煤矿总经理的职责是哪些?总经理负不负责安全管理工作?但是公诉机关没有举出相关证据证实梁合喜负责安全管理工作。同时通过部分证据却能佐证梁和喜不具有安全管理的职权,从《金源煤矿安全生产管理人员花名册》当中并没有梁合喜的姓名,梁合喜也没有《安全管理人员资格证》,从这些证据当中可以反映出,煤矿的安全管理是需要进行安全资格培训、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颁发的《安全管理人员资格证》,才能履行安全管理职责,这也恰恰说明了梁合喜不负责安全管理工作,也不具备负责安全管理的资格,因此也就不具有安全管理职权,也就不应当承担安全管理责任。 因此公诉机关将梁合喜认定为1.03事故的直接责任人缺乏证据。    
    三、本案不存在非法生产的问题。
    起诉书认定李某、梁某、武某作为金源的决策、管理人员,在煤矿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情形下非法组织工人进行生产 。辩护人认为,首先金源煤矿依法取得了《采矿许可证》,2012年11月26日经专家组验收,已经符合恢复生产建设条件,不存在非法生产的问题。其次,本起事故发生的原因是未及时做探放水工作,引发的透水事故,因此,应当以透水事故作为引发案件的直接原因,近因来认定本案,追究相应的责任人,而不应当扩大其客观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因果关系范围,公诉机关的认定违背了刑法这一理论,因此对于是否存在非法生产本身与本案无关。
    1.03事故的发生在社会上造成了恶略的影响,但是梁某以及金源煤矿的其他相关人员是否就应当承担刑法上的罪责?希望法庭采纳本辩护人的意见判处本案。
 

辩  护  词

甘肃 陈兴国律师 事务所  牛月 律师

审判长、审判员、公诉人:
    我所受武某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武某的辩护人。根据庭前阅卷,会见被告人以及今天的法庭审理,本着严谨科学,一切以事实证据为依据的刑法原则,经慎重考虑决定为武新生作无罪辩护。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1. 武某不是重大劳动安全责任事故罪的责任主体
    本罪主体是对重大劳动安全责任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直接责任人员。直接责任表现为该职权特定的职责性、决定性、领导性和后果承担性。武新生仅仅是肃南金源煤矿的副矿长,本身不负责该矿的整体工作,所有工作内容都是在县上安全部门和煤矿负责人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对于公司的人、财、物没有领导、控制和支配权。对于单位劳动安全设施条件的建设和保障也不具有决策权和领导权。针对本次“1.03金源透水矿难”武新生在2012年12月30日、31日事故发生前几天的重要时刻就已有所预见并向隆德公司路凤瑞反复多次做了提醒和强调。然而因为没有技改建设的决定权和领导权,加之人轻言微无人听从。事故发生后武新生作为副矿长也积极协调进行了有效救援,我认为,武新生工作认真勤勉,兢兢业业,严格履行了一名副矿长应有的职责。
    2. 金源煤矿是整合技改矿井本质是一个建设工程,政府确定和合同约定的安全责任主体都是承建方隆德公司。该工程整体劳动安全责任领导权、支配权和控制权都在隆德公司,李某、梁某、武某不应成为“1.03透水事故”的责任人被推上被告席
    金源煤矿作为整合技改矿井,其实质属于一个建设工程,作为建设工程相应的建设资质及维修审批手续齐全,而且对于这类情况张掖市人民政府有明确意见。①依据(张政办发【2012】20号)《张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整合加强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施工与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第四条第二项认真落实项目施工单位安全主体责任,施工单位是整合技改矿井施工安全的直接责任人。也就是隆德公司负直接责任。 ②2012年3月18日,金源煤矿与江苏隆德公司签订了《生产经营合作协议》约定:隆德矿业负责矿井井口以下的具体生产及安全管理,包括矿井的提升、排水、采、掘、机、运、通等设备的安装与维护;负责矿井的安全和生产。③2012年5月1日双方又签订《金源煤矿技改期间安全管理协议书》协议仍然约定隆德矿业制定完善的安全生产管理机制、安全生产责任制和建设期间的各项规章制度、作业规程、操作规程和保证安全的各项措施。负责全队的安全工作。④甚至在江苏隆德矿业5月15日向张掖市安监局和肃南县安监局出具的《施工安全承诺书》仍然明确:江苏隆德公司作为建设施工安全的主体责任者,承诺“对重大隐患和重大危险源及时排查治理,隐患不排除或安全条件不具备的不施工。为从业人员提供符合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的劳动防护用品,提供符合标准的劳动安全生产设施和安全生产条件。”
以上4份重要证据直观和明确地证明了金源煤矿作为整合技改矿井不是一般生产矿井,而是一个建设工程,所以劳动安全责任事故的主体责任是施工方。这就好比我们如果修建一栋检察院办公楼这样一个建筑工程如果发生劳动安全事故责任主体是谁?显而易见责任主体是承建方建筑公司而不会是发包方业主法院的道理一样。但是恰恰因为本案透水事故发生后的网络舆论造势,政府机关和司法机关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而不能坚持严格依法办案,为了平息舆论眉毛胡子一把抓,为了回应舆论压力隆德公司和金源煤矿一起都抓掉。
    3.隆德矿业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责任主体明确,对于自身担负的重大劳动安全责任有明确和清醒的认识
隆德公司路凤瑞在2013年1月12日公安机关第一次讯问笔录就说“井下发生这次事故应该我有责任,我是项目部经理,也是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派人进去施工时考虑到这条老巷上面是采矿区,里面可能有水,所以我们想在这条巷道做一条探水巷道,把采空区里面的水放掉,对下一步安全生产解除隐患” 可见路凤瑞对隐患情况是清楚的但是没有及时处理 ;2013年1月15日第四次讯问笔录又再次声明“安全生产具体由我负责,我也是安全第一责任人”。既然敢说,又有条件能力去做(劳动安全责任的决策权、领导权),那就应该勇于担当责任。
    还有就连隆德公司自己的总工程师唐典彩也在询问笔录中反复说道:“当时没有对老巷道内的积水进行排放,主要是项目经理路凤瑞安排工作的时候存在问题,是他工作上的失误”;“事故发生之前,发包方给施工方下过关于督促排水、探放水的通知。项目部排水、探放水的决定权是项目经理路凤瑞决定的。发生事故的积水是我们事先都知道存在的,但是没有安排去排水。发生事故的主要责任在经理身上,已经知道那里有积水而没有安排去排水,造成事故的发生。我们也很心痛”无独有偶隆德公司自己主管安全的副矿长杨玉文在询问笔录中也说:“进行井下采煤都是由路凤瑞决定的,他是老总,矿上的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其他的都是副总”
    可见路凤瑞对于自身所担负的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的身份是非常明确的,而且对于该矿所存在透水的重大劳动安全隐患也是明知和有清醒认识的。同时其他人也都反复证明路凤瑞对于整个金源煤矿技改矿井建设工程项目的实际控制权、决策权和领导权。但是各种建议及隐患信息都集中到路凤瑞这里,遗憾的是他却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我们试想如果隆德公司采取预防措施再早一些,对于隐患信息处理再及时一些,在关键时刻对武新生的重要建议再重视一些,事故发生后不出馊主意表现的再光明正大有担当一些,我们的好同胞,好兄弟那四名鲜活的施工方民工就不会永远离开我们。
    4.起诉书被告人排序毫无法律逻辑,令人费解和充满疑惑
    我们知道起诉书被告人排序反映了罪责的重与轻。本案在起诉意见书中犯罪嫌疑人排序是:路某、刘某、武某、李某,但是到起诉书中却变成了李某、梁某、武某、路某、刘某。很明显公安侦查机关认为隆德公司及其责任人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但是到公诉机关却认为金源煤矿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但是这个微妙地变化过程整个证据体系没有发生任何主要变化。根据本辩护人第3条主要意见:隆德矿业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法律规定和政府文件确定的责任主体明确,对于自身担负的重大劳动安全责任有明确而清醒的认识。这样完全180度颠倒的排序毫无法律逻辑,令人费解和充满疑惑,但是直观反映出对于本案的责任主体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有严重分歧。
    5. 纵观整个矿难过程,唯一在极为关键时刻提出透水隐患排查建议的只有武某,武严格履行职责,应当从轻、减除或免除处罚
    孔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首先作为一名生产副矿长我们一再说对于公司的人、财、物没有领导、控制和支配权。对于单位劳动安全设施条件的建设和保障也不具有决策权。其次对于隆德公司的劳动安全生产也仅仅只有建议权,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起诉书都认可“在生产过程中,武新生等人在检查时发现1001工作面有透水迹象,向路凤瑞提出及时排水的建议”。我们试想如果当时路凤瑞接受了武新生的建议及时排查透水隐患,还会发生“1.03金源透水矿难”吗?如果换位隆德公司的经理是武新生,武新生对于公司的人、财、物有绝对领导、控制和支配权。这样对于单位劳动安全设施条件和保障措施也有了领导权,在2012年12月30日武新生下井检查时发现1001工作面的透水迹象就一定会得到及时处理,4天之后绝不会发生那样惨痛的事故。纵观整个矿难过程,唯一在关键时刻提出透水隐患建议的只有武新生。但是武的重要建议换来的不是褒奖,而是
刑事 处罚!为什么?
另外大量证据也证明在透水事故发生后武新生积极组织抢救,并在第一时间向隆德公司负责人通报。所以应当从轻、减除或免除处罚。
    6.舆论压力与严格依法办案的关系
    本来这个问题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但是针对本案的特殊性这个问题又不得不说。本案由于被死者家属举报在网络上广为传播并被炒得很厉害,省市相关领导也做了重要批示。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办案机关也在顶着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办案。正是因为这样司法机关更要能够严格依照《刑法》和《
刑事 诉讼法》的规定来办案,绝对不能被舆论和各种压力所左右,一定要坚守得住公平正义这一根本原则,力求将案件办成铁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经得起人民的期盼,经得起党和政府的重托!而不是几年、十几年后回头再看这个案件还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遗憾和重大缺陷。
    综上所述,我的被告人一没有煤矿的领导权和决策权,二没有建设方的单位劳动安全设施条件和保障措施的决策权,三没有对建设方隆德公司的安全监督权。反而正是我的被告人武新生在关键时刻下井工作检查时发现有透水迹象向路凤瑞提出及时排水的建议,但是因为人轻言微这样极为重要关键的建议没有得到重视,最终酿成“1.03金源透水矿难”。我的被告人有的不是罪,而是有功,有的不是要承担
刑事 责任,而是因为没有领导权和决策权无法阻止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而深深的遗憾和自责。请法庭宣告武新生无罪!
    以上意见请合议庭慎重考虑并采纳。                                            

 

365体育投注平台电话_体育彩票app365_365bet体育备用@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993643125   0936-8826493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瑞祥花苑高层1号楼6楼

ICP备案号:陇ICP备18003815号-1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

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293号